Tuesday, May 15, 2012

My opinions for compulsory education of 12 years

針對十二年國教即將上路的意見 李校長針對即將上路的十二年國教提出了許多看法,看完之後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就把它列出來放在這兒。

Tuesday, August 30, 2011

Saturday, October 02, 2010

Testing cycle-freeness in bounded-degree graphs and my feelings of randomized algorithms

在圖形性質的 property testing 裡,一般不是使用 adjacency matrix,就是使用 adjacency list 來儲存一個 graph。通常 property testing 這個領域的 papers 裡,使用 adjacency list 來儲存一個 graph 的時候,會再假設 graph 的 maximum degree 至多為 d,也就是說,這樣的 model 是用來處理 bounded-degree graphs。我們可以把儲存一個 graph 的 adjacency list 當成一個 oracle,任何演算法在每個單位時間內只能得知某一個點的第幾個鄰居為哪一個點。

Thursday, August 05, 2010

Road running in Hua-shan (華山路跑)

2010 年 8 月 1 日禮拜天下午,我跟函佑、家菱、大瑜 (大魚)、原庚 (肉庚)、佑歷、德鍚 (老爸)、承堯 (飛馬) 等一行人相約去跑華山。家住外縣市的人都是坐火車到斗六,再到函佑家集合。一進函佑家的客廳,就立刻發現桌上擺了一張大卡片,上面貼了一條女用內褲還有一些 condoms,這就是青春啊 (話說隔天少了一個,是佑歷拿去了嗎?)。

僅以這張照片向台灣的驕傲 -- 和諧長跑兼行動藝術團團長張嘉哲致敬!

Tuesday, May 25, 2010

My first experience of surgery

很多人最近遇到我,都會問我左邊眼睛上面那一顆東西是怎麼一回事。醫生說是麥粒腫,俗稱針眼。因為一些奇怪的原因我進進出出嘉義基督教醫院好幾次看了好幾次,得到的結論是:要讓它變不見就只有手術一途。

Saturday, May 22, 2010

Our baby, Sherry



我跟 Maggie 的小女兒 Sherry 在 2010 年 2 月 22 日這天呱呱落地,到今天剛好滿三個月。這些日子以來事情很多,所以網誌也跟著荒廢一段時日。

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Decision of my submission to TOCS - MAJOR REVISION

等候了將近四個月,關於我投稿至 Theory of Computing Systems 的文章終於有了回應。

Edior 給我的回應如下:
Dear Mr. Chuang-Chieh Lin:

I have received the reports from our advisors on your manuscript, "xxx", which you submitted to Theory of Computing Systems.

Based on the advice received, I have decided that your manuscript could be reconsidered for publication should you be prepared to incorporate major revisions. When preparing your revised manuscript, you are asked to carefully consider the reviewer comments which are attached, and submit a list of responses to the comments. Your list of responses should be uploaded as a file in addition to your revised manuscript.

...

昨天晚上想問題想到一半打瞌睡,瞄到螢幕上 Gmail 的新信件通知,看到 "Decision on your manuscript ..." 之後,整個人被嚇醒,然後慢慢地打開信件,緩緩地一個字一個字去看結果,心臟都快跳出來了。後來看到 "reconsidered for publication",就轉身跟在床上休息的老婆說,「ㄟ,我之前投的那篇 journal paper 好像會被接受內」,老婆也嚇醒,不過應該是很高興地被嚇起來,那時候真的感覺做研究不是只關乎自己而已 (當然早點畢業我們就有望早日脫離貧賤夫妻的日子了)。

我第一次(也難得有幾次投稿而已)收到這樣的結果,而且兩個 reviewers 給的意見超多。老婆說我看到 comments 的時候,臉色都 yuki 了 (台語)。老師對於這樣的結果很樂觀(比起我而言),我去 Google 了一下,發現 editor 的決定通常不外乎 "Accept", "Minor Revision", "Major Revision", "Resubmit" 與 "Reject" 這幾種。根據這裡的說法,major revision 的決定似乎十分正面:

A paper classified as major revision is "conditionally accepted" based on adequately making the suggested major revisions. Therefore, there is a very high probability, but not 100%, that the paper will be accepted.


就如老師說的,但願今年開始就有好兆頭,希望文章改一改就會被接受。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New running watch: CASIO WS-110H

我的 CASIO STR-101 的錶帶又出狀況了,而且換錶帶居然要等兩個月,還得花上 NT. 500 元,等於是手錶價錢的三分之一,那我還不如去買新錶。上禮拜回台南省親時,老婆陪我在北門路附近逛鐘錶行,看看有沒有便宜的計圈手錶可以用。

Sunday, January 17, 2010

Recent body affairs

2009 年剛過去。在這一年的最後一個月,我身體欠安,老婆肚子發脹很不舒服。好家在,我們還是挺了過來,迎接 2010 的到來。接下來期待著與雪莉相見那一天的到來。

Saturday, November 21, 2009

Nutella!!!!!!!!

Nutella!! 魂牽夢縈的夢幻巧克力醬!居然被我買到了!



話說我在德國的日子裡,每天幾乎都要吃抹上 Nutella 巧克力醬的土司,去研究室才會有幹勁!香濃的滋味是我最懷念的德國味道之一。沒想到今天晚上可以讓我在嘉義的家樂福買到,真是太爽了。

在德國超市購買大概是 Euro 3 左右的價格,家樂福賣 NT. 209 元,價格還可以接受,畢竟是進口的高檔貨嘛。另外,台灣的土司又比德國的讚,真是令我期待接下來幾天的早餐時間囉~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Extended Chernoff-Hoeffding bounds

Sriram V. Pemmaraju 在 APPROX-RANDOM 2001 發表了一篇paper
title 是 Equitable coloring extends Chernoff-Hoeffding bounds.
一般來說,使用 Chernoff bounds 會有一個重大的限制,就是 random variables 必須是 mutually indepedent 才行。而 Pemmaraju's 這篇文章裡,證明了當這些隨機變數代表的事件存在著相依性的時候,我們仍然可得到形如 Chernoff-Hoeffding bounds 的 sharp bounds (i.e., exponentially small tail probability)。

Sunday, September 06, 2009

A secret uncovered

跟老婆一樣,有一個秘密忍了三個月,現在總算可以公開了。

Saturday, September 05, 2009

The music accompanying me since I was a child

大概是國中開始,慢慢不迷小虎隊、草蜢隊、紅孩兒、郭富城等等 (謎之聲:我想六年級生大家都一樣吧) 之後,在廣播裡面聽到一些英文歌,帶給我不小的衝擊。一直到大學以後,我才意識到,我喜歡的音樂大都被歸類於 R & B/ Soul, bosanova, Jazz。有時候聽到了也不知道歌名,所以想買專輯來聽也不知道從何找起。過了很久,才好不容易蒐集了 George Michael, Mariah Carey, Tony Braxton 等歌手的專輯,還有幾首零零星星找到的歌。

Thursday, August 06, 2009

Sleeplessness for two days

沒想到我也會有失眠的時候,而且還是連續兩天。
年紀不小了,身體對咖啡因愈來愈敏感了。如果綠茶、紅茶這些茶類一天喝了兩大杯,晚上很容易就會心悸。這禮拜一、二更是嚴重,整晚翻來覆去,怎麼樣都睡不好。

睡不好怎麼辦?就學老師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想問題,想一些證明。想阿想,更加睡不著了。隔天早上起來,因為精神不好,也沒辦法集中精神做事。下次茶飲不要喝太多,躺在床上該睡就好好睡,有事情隔天早上再繼續。

老師上次在 meeting 的時候說,我們人活著其實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短時間之內不覺得怎麼樣,但是身體是在慢慢退化中。年輕人都不會想到這裡,每個人都是鐵打的。現在不像幾年前那樣可以大魚大肉、可以熬夜看棒球,不過也學會了節制。除了看到當下,也得想想以後。

Tuesday, August 04, 2009

Rejected by IPL again

沒想到,重新投稿至 IPL 還是被退了稿。
因為我們對文章的水準不是很有把握,所以想再試一次 IPL。而為了不違反 IPL 的規定,我們得考慮同一個 editor。於是,我們寫信給那位負責的 editor,向他解釋上回某一位 referee 給了十分負面的 comments,完全是因為他誤解了我們文章。在獲得 editor 的同意之後,我們把文章稍微再潤飾一番,再度投稿至 IPL,在 IPL 的 Elsevier Editorial System 選擇同一個 editor 來處理稿件。

沒想到,一個半月過後,這位 editor 又把我們的文章給退稿,理由是文章的內容並未做大幅度的修改,所以上次被退稿,這次也一樣。我們原本還以為他會挑選其他的 referees 來審稿,看來他不是忘記了我們信上的解釋,就是太忙了懶得處理,或者根本不想這麼做。

接下來,我們放棄了 IPL 這個選項,選擇改投了另一個 journal: TOCS。在 TOCS 投稿系統的 Classification 選項裡,有 "property testing" 這個分類,這倒是 IPL 裡頭沒有的。再等一陣子看看結果如何囉,希望這次能夠順利被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