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5, 2006

與 Raymond Greenlaw 教授結識


昨天下午去接 Raymond Greenlaw ,一路上都在跟他聊天,後來聊到他是一個跑馬拉松的事情。我就問他說:「你怎麼能一面做研究、一面兼行政職還能一面跑馬拉松。」他便拿出一篇 paper 給我看,上面布滿密密麻麻的紅色字跡。他說:「我隨時隨地都能工作;就算跑步也可以想問題。」這倒是蠻貼近我的想法的。

我們路上聊到他是否有練間歇,平時大概都跑多遠之類的。他說他如果跑間歇,會跑5趟1英里的間歇,中間休息 2 分鐘。練跑的時間是早上和中午(不知道我有沒有聽錯)。我說:「中午很熱耶!」他倒是不覺得有什麼不妥,說只要水帶夠、習慣了就好。後來他約我今天早上一起來跑步,跑個 20km 左右順便看看附近的環境。我很頭大,因為我不確定該採什麼路線。所以我就趁家教前一段時間,我自己跑了一個路線試試(大概 4.5km 左右吧)。老闆昨天晚上吃飯時還打給我,要我記得早上帶他去跑步,然後吃個早餐什麼的。感覺上,好像變成了有點「奉旨練跑」的感覺。


其實跑 20km 是還好,問題就是在於早上。除了比賽,我沒有早上這麼早跑過這麼長的距離。所以怕拖累他,我就先偷吃一點點早餐。反正他幾天前才剛跑完波士頓馬拉松,而且還坐大老遠的飛機過來台灣,我又有主場優勢,應該不會被電的很慘。事實上今天早上跟他一起跑雖然有點累,可是我覺得還ok。他也說反正就當休息跑這樣,剛跑完馬拉松也不能太累。一路上一面跑一面聊,是練英文的好機會。就這樣一口氣跑了5大中正的校園,大概 22.5 km 吧。跑步當中我們有聊到越野(cross country),他認為我們這樣跑只是算 LSD (Long-Slow Distance),真正的越野,應該要在草地上、沙灘上練跑,這會比較累,但可以練到肌耐力,因為腿部需要更多的能量才能維持同樣在跑道上的速度。我想這點值得做為參考。

其他就拉哩拉雜地講了一堆。我想,他真的蠻特別的。像是他曾穿越2659多英里的隧道(83天完成,世界紀錄)、參加過一堆超級馬拉松比賽、鐵人三項比賽、15次 sub-three、已經攀登過世界七大山峰之中的五座山峰、踏遍世界57個國家過… 等等。更可貴的是,他的研究做的相當不錯,是 P-completeness 問題的leader,甚至還一手籌畫成立了一個在 Armstrong Atlantic State University 算是資訊學院 (the School of Computing) 的部門,並擔任其院長。我想他的時間真的運用得相當理想,人生經歷也跟著豐富了起來。

我想唸書和練跑應該是可以取得平衡點的,雖然 Greenlaw 也承認這不容易,但是我想這點是可以努力的。談話當中我也提到我希望跟 Maggie 一起跑步,他建議我可以讓 Maggie 騎腳踏車陪我跑,一面跑步一面聊天,應該不至於無聊。

一點感想。

By Joseph Chuang-Chieh Lin

3 comments:

BarrosH said...

這讓我想到我去賓大拜訪我在那裡做研究的堂姊時,碰到的一位教授,不但研究出色,厲害的是他還是奧運金牌得主。

即使現在年事已高,他還是騎腳踏車上下班,而且比誰都早到,比誰都晚走。

真是令人敬佩。

Joseph, Chuang-Chieh Lin said...

你的照片是你本人的嗎?
還是妳堂姐啊?

Just kidding.

Joseph

ponytail said...

「談話當中我也提到我希望跟 Maggie 一起跑步,他建議我可以讓 Maggie 騎腳踏車陪我跑..」

啥咚咚?你是說腳踏車嗎?
哪裡可以騎車進去你說說看,
你不是最痛恨別人騎車在跑道上?

如果真的有這個需求與必要,我是沒意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