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16, 2007

Speechless at first, but being firm now

根據成大醫院骨科李醫師的初步診斷,我的總腓神經受到壓迫,可能導致神經逐漸壞死。目前已排定三月初做進一步的神經傳導速度及肌電圖檢查。

如果確定真是總腓神經受到壓迫,李醫師說解決辦法唯有開刀一途。至於腔室症候群,李醫師有點驚訝我為什麼為知道這病症,只是他覺得我不是這問題。

一開始覺得很難過,現在則是覺得很奇怪。我想可能是上帝的考驗吧。只不過,一定要把好好的跑馬搞得這麼曲折又悲情嗎?

我想繼續堅持下去。我覺得,假如像我資質和狀況這麼差的人都能成功的話,應該能夠激勵很多人吧。

這是我的人生、我的夢想,我不能輕易放棄。我要多向 fysh 學習,多做正向的思考,多倚靠上帝。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