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1, 2007

She understood


關於跑步,平時聽我說的天花亂墜,我想馬尾很難了解其中的辛苦和快樂在哪裡。平時完全沒在跑步的她,這一次見識了民眾加油的熱情,還有一群不放棄的跑友,我想她了解了。

如果最後那一段路沒有她在旁邊一面錄影、一面給我打氣,最後 5 公里真的令人感到無窮無盡。我不放棄,忍著痛苦堅持跑完;馬尾覺得心疼,但是始終鼓勵著我終點就在眼前。最後抵達終點的感動,她見證了這一刻,也與我共同分享這份喜悅。這真是值得紀念的一刻!

二話不說,午餐就是一頓大餐,兩個人高高興興地去吃喔依系(吾亦私)。雖然我胃口不太好,可是我喜歡跟馬尾一起聊天用餐。這很快樂。

昨晚聽見她那一句,她說我跑馬拉松很好,我覺得這就夠了。我並不要求她一定要陪我跑步,但是這次比賽她與我共同分享,兩個人感覺更貼近了。我覺得,這就是我所要的了。

2 comments:

Maggie said...

你抵達終點那一刻,
我沒卡到位拍照...

Joseph, Chuang-Chieh Lin said...

看來我最後有跑比較快一點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