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1, 2008

Trip to IWPEC (Part 3: May 15, 2008)

May 15, 2008:
接下來研討會的正式兩天,我們都有早餐可以吃,都是一些麵包和蛋糕,飲料有牛奶、熱茶和咖啡。吃不完的,就留到 Coffee break 再吃。與會的人數,應該不到 30 個,感覺上真的是個小小的國際研討會,不過有很多很厲害很有名的大頭在,譬如 Jianer Chen, Hans Bodlaender (Ton Kloks 的指導教授), Michael Fellows (聽說在 15 號這一天,他跑去衝浪了), Erik D. Demaine (來自 MIT,小小年紀已經常常受邀成為 invited speaker 了),以及 "Invitation to Fixed-Parameter Algorithms" 這本書的作者 Rolf Niedermeier。聽了一些演講後,心裡頭有點挫折,因為我對 parameterized complexity 真的不熟,像是 W[t]-hardness ,不管是 logic 還是 algorithmic 的觀點,對我來講都很陌生。老闆說,我要多看 papers,多拓展自己的研究視野,這樣才不會跟國際研究脫軌。其實我也想啊,只是我怕老闆覺得我都沒有在想問題,所以才停在現在的那個問題打轉。


寬敞的演講大廳 (這次 IWPEC 只有一個 section)

Proceedings (第一本印有我著作的書) 與 program schedule


從我的位置上拍攝; 在老闆旁邊的人是 co-chair 之一: Martin Grohe


Coffee break


色彩鮮豔的幾何型樓梯


下午的 talks 結束之後, Rolf、老闆和我到了附近的 Finnerty Gardens 走走。那邊跟 Keukenhof Garden 有點類似,不過面積沒有那麼大就是。 Peter 隔天就嚷著要去看看,所以 16 號我們又去了一次。Rolf 問我的演講是在哪一場,老闆開玩笑著說,這是我的第一場英文演講,確定要聽嗎?當下我其實有點不服氣,所以回到宿舍後我又演練了好幾次。 Practices make perfect,希望我的演出可以讓大家放心。


老闆與 Peter 的背影


Finnerty Gardens (I)


Finnerty Gardens (II)


Finnerty Gardens (III)


Finnerty Gardens (IV)


我們宿舍外面看到的鹿 (要給牠碰鼻子嗎?)


這一天大會提供簡單的晚宴,就是一些汽水、麵包、還有三大盤焗烤千層麵,害我吃到有點不舒服。我看大家都在聊天,就找一位來自荷蘭 Utrecht 大學的 Johan M. M. van Rooij 聊天。他今年才博一,指導教授就是有名的 Han Bodlaender,這次是他第二篇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paper。難得的機會,當然要好好跟他聊聊,推銷一下台灣。這一次Bodlaender 有很多學生參加 IWPEC,所以過了不久大家都聚在一起來聊天。還有一位來自法國的 Nicolas Bourgeois,我記得兩年前我還寫過 email 給他的指導教授 Vangelis Paschos ,針對 probabilistic coloring 問一些問題。雖然說不少人來自歐洲,可是我算是在場的人裡面英文最差的,我想台灣很多學生應該都跟我有一樣的問題,我們的國際化真的差人家一大截。


五年五百億算什麼,人家一個系所就有兩千兩百萬美金的補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