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1, 2008

Trip to IWPEC (Part 4: May 16, 2008)

May 16, 2008:

這天早上,我陪 Rolf 一起去晨跑。可以感覺得到,他很多想法跟 Peter 不太一樣,不過人真的挺客氣的。我說我可以陪他一起去晨跑的時候,他看起來真的是很高興。沒想到跑步對我來講,變成了非常好的社交方式。跑完後,我又趕緊演練了兩次, Peter 還借了一支 pointer 給我,它有倒數計時的功能,翻頁的按鈕也不用找老半天。研討會提供的 pointer 常常會斷了連線,而且雷射光線很弱,按鈕也容易搞混,不知道上一頁還是下一頁該按哪裡。相較之下, Peter 借我用的那支就順手多了。衣著方面,我穿上老婆選的淺灰色格紋襯衫 (出發前,在 Aachen 家裡還跟房東借熨斗燙過),搭配黑色牛仔褲,老師本來還想借我一件襯衫穿,不過我想穿上老婆選的襯衫,感覺心情比較篤定。


我的 talk 是下午 2:05 開始,我的下一個 talk 臨時取消了,所以我一結束talk 就是眾人期待的 coffee break, Pete 為此還擔心了一下。不要看 Peter 跟我常搞笑、嘻嘻哈哈的,他可是挺嚴肅、挺認真的,平時就像好朋友,但是該嚴肅的時候就不能馬虎,有時候覺得他就像一個老爸一樣。

輪到我上場了,我請 Peter 幫我拍些照片紀念。上台之時,腦子理一開始都是空白,不過就像以往參加田徑賽一樣,一旦開始,腦子雖然依然空白,但是身體已經不自覺衝出去了。 "Good afternoon, my name is Chuang-Chieh Lin. You can call me Joseph, that would be easier..." 熟練的英文句子很順暢地批哩啪啦講個不停。老闆坐在第一台,表情十分嚴肅,讓我蠻怕自己會出槌的。 另外,我努力用上 Stephan 教我的絕招,就是眼神不停地掃過每個聽眾,讓他們覺得你在對著他們講話,這樣子聽眾就會被你吸引。這一招蠻有用的,特別是前一天晚上我還跟不少人聊過天,他們也給予我不少演講的建議,譬如把配速降低,因為每個人的英文腔調不同,需要給聽眾時間適應,最好把每個字句講清楚。字句當中注意抑揚頓挫、稍微停頓與聽眾做一點互動等等,都有不錯的效果。不過還是有幾個人閉上了眼睛,讓我有點擔心。

我的 talk (I)


我的 talk (II)


我的 talk (III)


我的 talk (IV)


結束之後,沒有人提問 (附註: Daniel Lokshtanov 演講後有來找我,問我們的結果能不能再進一步做到類似 O*(2^(k^0.5)) 這樣子的結果,不過我還得再想想)。演講到底是好是壞,我還真的不曉得。至少看起來老闆和 Peter 都覺得還不錯,而且 Peter 還說要慶祝,老師則是問其他人覺得我講的如何。不過我想,人家應該不好意思當著我們的面說不好吧,哈哈。

不管怎樣,我至少算是通過這一關了。

經過這次經驗後,我深深體會 Microsoft Powerpoint 帶來的「不便」和「麻煩」。演講者要確定大會準備的筆電安裝的 Windows 和 Powerpoint 版本,一定要事先試試自己的 powerpoint 檔案,否則顯示出來的效果會跟預期的有差別,甚至根本沒辦法播放。如果真的出了什麼狀況,所有的聽眾都要在那裡等你,真的是非常要命。所以說,還是用 pdf 檔最好啦 (推薦使用 Latex Beamer)!除了要搞定 Microsoft 以外,還要事先把報告的投影片傳送到大會的筆電裡,利用 coffee break 的空檔打開來檢查是不是可以順利播放,還要試一下 pointer 用的順不順等等。只要做好 120% 的準備,就算出槌都還有 99 % 的演出。


我的下一個 talk (看來 Peter 覺得這個人講得很無聊; 遠端的 Rolf 也在自己看著 proceeding)


會後討論 (Hans Bodlaender)


Johan M. M. van Rooij


Mike Fellows (終於見到他的廬山真面目)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