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01, 2008

Goodbye, my nerve

陪伴我二十幾年的神經


在 2008 June 13,經過一番的努力搶救,終究還是把神經抽除了。Josef 說是我台灣牙醫師的問題,讓後面兩顆牙蛀的不像話,所以建議我回台灣後乾脆換一個牙醫師。

Josef 說,今天來找他還真是來對了。他沒想到我的問題這麼嚴重,原本他不想抽除神經,希望先填塞藥物試試,不過在鑽牙的過程當中我哀嚎連連,不停祈求上帝救我。他發現情況遠比他想像的更糟,於是決定抽神經 (幾乎快死掉的一條)。我跟他要了神經的「屍體」,拿回家拍照紀念。

畢竟它也是想警告我細菌入侵而已。它沒有錯,錯的是細菌。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