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8, 2008

Supervising a junior

學弟 Nick 今年七月要碩士班畢業口試,老師大概跟我提了一下論文內容,叫我跟 Nick 合作,把他的論文修改完以後,再看看要投稿到哪裡去。論文的主題是 maximum quartet consistency (MQC) 的 heuristic algorithms。老師對於 Nick 的研究結果很放心,所以交代我把論文的 presentation 寫好。感覺就像是我要賣一個產品,賣不賣不出去就全看我怎麼推銷。但是關於產品的內容呢?


Nick 對於 MQC 這個問題算的上是很熟悉了,而且既然是做 heuristic algorithms,他也實作出了三個程式來佐證。Nick 說,之前一個作者所 implement 的程式,在一架 IBM P90 機器上跑,它有著 32G main memory 以及 16個 CPU,相較之下,Nick 只用了國產的小小 ASUS 筆電 (1.83 GHz processor and 1GB main memory) 要與它們拼輸贏,但是實驗出來的效果卻絲毫不遜色於前人的結果。這個算是一個賣點,所以最大的問題真的還是在寫作上。

寫好一個碩士論文其實不是那麼容易,尤其是寫一篇英文的論文。我們台灣的學生英文能力普遍不夠好,不要說寫出漂亮的句子,只求不要犯 fatal errors 就謝天謝地。更何況,還要用英文來表達一項研究成果。撇除英文能力不說,論文裡面符號的定義以及章節段落的安排都得小心翼翼地。要不然牽一髮動全身,最後要改會改到死。老師常說,杜甫寫詩常為了一個字拈斷數斤鬚,當然我沒有那麼多鬍鬚可以拔,不過每次寫論文的時候,總會有一股身體要爆炸的感覺。

Nick 在寫他的論文的時候,跟我以前一樣,一口氣就寫了一大堆東西。但是瞻前不顧後,下筆不小心,導致錯誤百出。這時候,就會想起 PCP 定理,不過看他的論文時更神,不用把論文改寫成其他格式,只要隨便挑一個段落,就能發現邏輯上的錯誤,言不及義的英文句子那就更多了。

老師原本是建議我自己寫一篇,不過我總覺得有義務幫忙學弟,所以一面自己寫,一面也帶他每個章節段落慢慢修改。教學相長,兩個人都有學到東西,感覺不錯。有時候,自己像指導教授一樣叫他要怎麼做,有時候還得收起煩悶的心情和語氣,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很兇。老師說,如果我可以對學弟發脾氣,那他同樣有理由這樣對我們 (XD)。

昨天我花了好大的功夫幫忙想了一些很好用的定義和符號,利用它們可以讓論文寫起來更順暢也更清楚,於是馬上就寄給 Nick,請他根據這些符號定義來修改論文,不過他沒有早上收信的習慣,一直到他要把修改的論文寄給我看的時候才覺得晴天霹靂,好不容易寫的東西都要大改。當然很多人都有這種經驗,我能了解這種痛苦。不過 Nick 倒是挺勤奮地,又馬上拼了一個版本給我。我覺得,他畢業之後應該會覺得真的有學到東西。

回台灣之後,平時非 meeting 的時間當中,或許我應該抽一點時間跟學弟妹分享一下我的研究心得。日後在他們寫碩士論文的時候,他們可以不用那麼辛苦,我也不用跟著那麼累了。

1 comment:

BarrosH said...

順便也指導我一下,感恩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