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06, 2008

I'm back and something else....

經過一年,我終於回到台灣了。

從返台到 po 文的現在,我胖了三公斤以上,每天的排便也不若先前順暢,希望這只是短暫的現象。我和老婆趕快剪了清爽的髮型避暑,消暑的飲料不知道喝了多少杯。我們還和她弟妹們找了一天去唱歌,好久沒有唱歌,一口氣唱了五個小時的 KTV,聲帶的耐久力備受挑戰。
剛剛去骨科門診,醫生不認為我的膝蓋有什麼大問題,還是強調由肌肉肌腱的加強著手。不過,診所的復健師給了我很多寶貴的經驗和意見,目前我會先服藥消炎,然後放鬆肌肉、加強大腿肌力,多做一些復健師教我的伸展運動,跑步時則需配戴護膝 (全覆蓋式),固定關節部位的活動。

現在我最不習慣的是濕熱的天氣,就算我坐在冷氣房裡面依然是猛冒汗,而且沒有冷氣就感覺什麼事情都做不起來。同樣的攝氏 32 度,德國和台灣是完全不同的感覺。另外一個最不習慣的地方就是紊亂的交通,還有被像螞蟻一樣的機車群破壞的市容。最高興的事情則是享受美食,以及找好友相聚聊聊。

剛回台灣兩天後,我就北上至中研院參加 Fixed-parameter algorithms and complexity 的 tutorial。對我來講,這可能是近幾年唯一一次和 Rolf 見面的機會,而且我曾經跟他說過 "See you in Taiwan",所以說什麼還是上去一趟比較好。Tutorial 的第一天,我的精神狀況還不錯,而且這些內容大部分我都有聽過,大部分的內容我都可以聽懂。第二天就不知道怎麼了,特別地疲累,有時會突然間跳電一樣失去意識,馬上進入熟睡狀態,我想生理時鐘因為時差問題變的很亂,大概還需要幾天的調整。對我而言,這兩天課程收穫最多的 talks 大都是 Rolf 主講的。我覺得他的演講「很有料」,因為他的事前準備功夫做得很好,而且都是我不熟的主題。尤其 parameterized complexity 這裡,我真是第一次聽懂這些東西。至於 Peter 的 talks 都會讓我為他捏把冷汗,因為他看起來他是抱著度假的心情來此。

演講的時候常常要靠臨場反應來撐。這兩天的 tutorial,我見到實驗室的新學弟妹,還有久未見面的智沂 (B 大)、在中研院工作的聖堯 (北極熊) 和建楊、以及徘徊在離職邊緣的佩君。教授們也有看到久仰大名的吳邦一教授、李德財所長等人。所以說來捧場的聽眾不算少,太晚進場就沒好位置可以聽講。

在台北這幾天的住宿,我投靠跟我一樣具有宅宅氣息的大魚。兩個宅宅擠在同一間小小的雅房裡有一種很特別的 "feel"。我們連續兩天早上一起去慢跑,有一天還遇到小頭張嘉哲。能跟「世界級」的馬拉松跑者一起晨跑,感覺真的是不一樣。大魚家可以吹冷氣吹到爽,對我來講真的是非常爽的一件事。我們也聊了很多關於田徑的事情,難得有同好可以一起聊聊。另外我發現大魚的另一個特長 -- 「模仿」。他模仿仕穎真是維妙維肖,而他十分奇怪的德國腔調真是一絕。

Rolf 即將離台,而 Peter 還會再待上一個禮拜繼續他的美食之旅。說真的,真希望能夠再回到德國待上幾年。不過,一切只能等畢業再說。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