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14, 2008

Too naive I am

我當時真是太天真了。

學弟在畢業前說的話,在他畢業後當然就可以不算數了。雖然照理說我也應該要自己來把這個 paper 完成,但是就是會覺得就是有那麼一點被欺騙的感覺。心裡有股很難原諒他的怨氣。

人都已經畢業了,也辦好離校手續了,誰還會鳥你論文哪裡要改,程式哪裡有問題?到最後還是得靠我自己來。

有時候,有些話真的是聽聽就好。當時我太天真了,把人家的客套話當真,讓我這時候更認清人性。該氣的人,反倒是自己。

1 comment:

Mark said...

選舉的時候, 候選人不都是這樣嗎? 只是你學弟學到壞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