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6, 2009

I want TEN!!

葉問 (IP MAN; 或稱 IP 俠) 是最近一部很紅的電影。原以為是講述一個很會查人家 IP 的網路駭客的故事,結果竟然是一個叫葉問的武打英雄的前半段生平事蹟。

葉問:「我要打十個 (勾?)!!!」

我想這句話已經造成一股流行了。

話說今天中午到八方雲集吃水餃,老闆問我說要吃幾顆水餃,我大聲地說:
「我要吃十顆!」

因肚子太餓,而發出豪語(有那麼難吃完嗎?),感覺和電影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

葉問還講過兩句話,深受婦女同胞的喜愛:
「這世上沒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聽了應該會一整個 HIGH 起來。

Writing a paper for WCMCT 2009

我自己把組合數學與計算理論研討會 (Workshop on Combinatorial Mathematics and Computation Theory) 取了一個縮寫名稱,叫做 WCMCT,我的 HTC 手機還會大聲朗讀這個名字給我聽咧!不過好像也有人稱它為 ALGO,目前好像沒有一個特定的縮寫名稱?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最近我跟學妹和老師一起寫了一篇關於 red-blue hitting set problem 的文章,準備要趕在明天晚上截稿之前投稿到今年的 WCMCT。這個問題其實是 hitting set problem 的變形,不過一開始給的 collection of subsets 有兩個,一個叫做 blue collection,另一個叫做 red collection。我們要做的工作,就是在元素集合 S 當中找一個 subset S',使得 blue collection 裡頭的每個 set 都可以被 hit 到,但是 hit 到 red collection 裡頭的 sets 數目要愈少愈好。
一開始這篇文章是老師跟學妹在弄的,後來因為學妹家裏有事,就由我來接手。因為一開始對問題和演算法不是很清楚,花了很多時間、很多精神來理解與改寫。因為不是一開始由自己動筆的緣故,常常會有一些自己沒注意到的錯誤。老師一問為什麼這樣寫?其實我也沒什麼理由好辯解的,因為既然 paper 都是我負責了,那就要擔待下來!

常言道:吃虧就是佔便宜。幫忙學妹寫 paper 也可以讓自己多一篇發表著作,其實也不錯啦!不過,我覺得這麼一來學妹就少了練習寫作的機會,也是蠻可惜的。我想,至少讓她負責去上台報告吧!嘿嘿...

話說她的論文內容應該還會更多、更精彩,就讓我拭目以待吧!

(謎之聲:重要的還是 property testing 那邊的問題吧。)

The Little-Flower Theory?

朱宅神的網誌裡面提到破窗理論與小花理論,簡而言之就是「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這兩句話。不要小看一個被打破的窗戶或是一個小小的街頭塗鴉,它可能會誘發更大的犯罪,而一朵小花、一個舉手之勞、一個小小的工作,到頭來說不定會改善整個周遭環境,或是自然而然地讓自己把事情完成。最近我才發現,這兩個理論在生活當中還蠻實用的。
譬如說要寫一份計劃書或是一篇 paper 的時候,一開始總覺得茫茫然,不知從何下筆。老師也常跟我說,寫下去就對了,意思好像是要我別想那麼多、別問那麼多。好吧,既然沒什麼頭緒,那就先 key-in 需要用到的 references。等到把 references 寫完後,就會覺得乾脆也把 related works 稍微寫一下,或是參考一下別人的 introduction 怎麼寫,稍微用自己的意思改寫一下,也不會花太多時間。有時候,其實自己已經都把大概的演算法和分析的概念寫在筆記本了,只欠潤飾的工作而已,我就會把當中的一些式子先 key-in 到 paper 草稿裡。慢慢地,草稿變得愈來愈完整。其實這就是一個小花理論的妙用。我覺得這招還真的蠻有用的。就像有人曾經說過,覺得運動困難,那就先慢跑 5 分鐘也好。5 分鐘總可以跑得完吧。久而就之,30 分鐘也沒什麼大不了了。

情人節那天,我帶了一支花給老婆,就放在她房間裡,心裡想著這一朵小花可能會帶來一些改變。結果為了讓花看起來明顯,我就花了點時間整理一下房間。除了那一天 high 了一下以外,到底那朵花還有什麼作用,目前好像看不太出來。

Thursday, February 12, 2009

I passed the dissertation proposal

今天剛通過論文計畫的口試,雖然不會覺得特別特別地高興 (老婆很高興),不過倒是真的鬆了一口氣,因為真的忙了好一陣子了。
現在論文的主軸確定是 property testing,還得解兩個 open problems。其實因為目標確定了,心裡反而踏實一點。當作背水一戰,沒有退路了!口試結束了,可以開始讀 papers 和 想問題了!

今天的口試委員有吳邦一教授 (中正資工)、張貿翔教授 (老闆)、黃耀廷教授 (中正資工)、王有禮教授 (台科大資管; 暨大資工)、呂及人教授 (中研院資訊所)。我從一開始報告的時候就冷汗直流,背心都溼了一大片。偶而有脫稿演出,不過都還拉得回來。報告完讓老師們問問題的時候,我回答得很差,還好老闆有稍微幫忙講解一下。整體來說還是很順利,老師們都很客氣。今天辛苦了學弟妹,幫忙準備茶點,也特別感謝武雄學長開車陪我到高鐵站接呂及人老師。

總之,關鍵的是如何在接下來的日子裡拼出些結果來吧!另外值得高興的是,老闆同意將目前的初步結果投稿到 IPL (Information Processing Letters),而 Editor 也確定找誰了,所以說我可以著手準備投稿了。

Thursday, February 05, 2009

Be strong (堅強起來)

"Loneliness expresses the pain of being alone and solitude expresses the glory of being alone." by Paul Tillich (田立克)

智沂給的中文解釋:

「只有最堅強的人能夠孤獨的站立起來。」
這幾天壓力很大,挫折不少,而且老婆不在身邊,孤獨感會油然而生。看到智沂的這句話,就特別有感覺。昨天 meeting 結束,突然有種想放棄追求學位的念頭,但是想到台南的老婆,硬是得堅強起來。「娘家」這部戲裡頭的王雙喜講了一句話:「男人真正的 guts,是要讓自己愛的女人有安全感。」因此我不能倒下。在這個時候,我雖然孤獨,但是要堅強地站立。

我覺得 proposal 的問題,是因為處理事情的方式不一樣造成的。我的習慣是先規劃好了才去寫計畫書這類的東西,避免寫完後發生必須大改的情況,尤其是接近期限的時候真的會搞的人仰馬翻。所以說,我習慣先在心裡有個架構才下筆。

昨天 meeting 的時候,老師對於我所提出的目標感到憂心忡忡。聽他講完,我當然也是會很擔心,但是頭都洗下去了,就硬著頭皮繼續做。

其實在我心裡頭還真是掙扎。

我來讀博士班的目的就是想做自己最有興趣的研究,如果過於考量現實面而改往其他題目下手,那多年之後我一定會有遺憾。現在我硬著頭皮往前衝,很有可能當烈士死在半山腰,不過也不無可能攻頂。事實上,儘管成為烈士我也沒有遺憾,只是這樣子很自私,我必須也得考慮家人的感受。

不過木已成舟,就當成背水一戰吧。我也一直相信老師在圖論研究上的功力,應該有希望找到在 graph property testing 的突破點。

++++++++++++++++++++ 分隔線 ++++++++++++++++++++++++++

晚上去操場發洩了一下以後,心情比較不那麼沈重了,還破了自己 5000m 的個人最佳,看來壓力也是動力,就某方面來說,這句話的確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