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7, 2010

Recent body affairs

2009 年剛過去。在這一年的最後一個月,我身體欠安,老婆肚子發脹很不舒服。好家在,我們還是挺了過來,迎接 2010 的到來。接下來期待著與雪莉相見那一天的到來。

上個月忙國科會計畫,因為壓力很大使得免疫力下降,結果屁股上面一個傷口引發了很嚴重的細菌感染,去看了一間感覺遜遜的診所,醫生說這個叫做 carbuncle,中文名字就是「癰」。如果不怕噁心的話,可以 Google 一下相關的圖片,大概就知道長什麼樣子。簡單來說,很像是很嚴重的青春痘長在屁股上,要等痘子熟了才能劃開囊腫把膿擠出來。我撐到國科會計畫書完成初稿之後,再也無法繼續工作下去,只能躺在床上,就算不壓到傷口還是會一直抽痛,連睡都不能睡,而且畏寒、發燒的症狀都接連出現。老婆挺著大肚子卻沒有一點怨言,一直照料我,每天幫我包紮傷口 (自己要包紮很難,因為看不到傷口)。患難見真情,這時候真的覺得老婆選對人了。

後來我們去嘉義基督教醫院掛了三、四次外科門診,終於等到了痘子成熟了,換了江慶鍾醫師看診,江醫師就說,我怎麼會拖了這麼久,傷口那邊腫的相當大。一切開,流出大量的綠色液體,多到醫生護士差點來不及擦。那時候看到那麼多膿,完全不敢相信那是我身體裡面的東西。
前前後後我吃了大概有三個禮拜多的抗生素,後來醫生叫我一定要去看肛門直腸外科門診,確定一下有沒有膿瘍和廔管。很不幸的是,可惡的細菌真的給我造了一條廔管,醫生說要追蹤一個月看看,等二月初回來複診。不過從 Google 上面找到的資訊來看,幾乎確定要動廔管切開的手術了。

比起老婆懷著雪莉的種種不舒服,我屁股的問題就沒什麼了。只是我覺得很對不起老婆,身體不夠堅強還要讓她擔心。

2010.01.10 攝於嘉義縣飛牛牧場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