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5, 2010

My first experience of surgery

很多人最近遇到我,都會問我左邊眼睛上面那一顆東西是怎麼一回事。醫生說是麥粒腫,俗稱針眼。因為一些奇怪的原因我進進出出嘉義基督教醫院好幾次看了好幾次,得到的結論是:要讓它變不見就只有手術一途。


2010 年 5 月 25 日早上十點半,我脫掉身上衣褲鞋子,只穿了件內褲,外面換上手術服和一頂帽子,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進了開刀房。負責執刀的是我上回門診的譚超毅醫師,他是一個談吐非常溫文儒雅且很有耐心的醫師。我躺在冰冷的手術台上,護士為我蓋上毯子和一個面罩,只有我的左眼露出來。譚醫師先給我打了一劑麻醉針,過幾分鐘以後他就拿著手術刀上了。因為是局部麻醉,醫生在上面手起刀落的動作我很清楚感受到,剪刀開我眼瞼的喀嚓聲不絕於耳,聽了讓我一直冒冷汗,整件衣服都濕了 (還好是手術服,我回去還有的換)。

過了半小時,除了剪開的動作以外,還帶點拉扯,讓我覺得很痛!醫生又幫我接連打了兩劑麻醉針,不過還是會有痛楚。我問醫生說,是不是已經在縫合了,他說還沒有,因為那顆腫瘤太大,不好處理。那時候不禁小小喊了一聲「天啊」。不知道是淚水還是血水,感覺左眼整個浸在水裡。整個手術過程花了一個小時左右,遠比我想像中的久。手術結束後,我整隻左眼包了好大一包,眼鏡都很難戴上去。醫生交代我下週一回診拆線,順便看病理報告,希望這顆東西是良性的,不要嚇我和 Sherry 她媽。

因為縫線的關係,睜開眼睛變得很困難,另外一隻眼睛負荷變得很重。


凡事都有第一次,但是我希望進手術房不要再有第二次了。今天因為太過緊張,整個身體都不對勁,嘴巴突然破了好幾個大洞。而且從醫院單眼騎機車回家的過程也是心驚膽跳,因為距離感的掌握度變得很差,左邊的景物一半看不見。話說不曉得志仁有沒有幫我請假,不然今天的 meeting 就變成翹咪了。

4 comments:

Daniel said...

學長保重,最近只好少用眼,多冥想問題囉! :)

Joseph, Chuang-Chieh Lin said...

今天覺得還好了。

話說林志仁真的沒有幫我請假,我趕緊寫信給老闆講一聲。

函佑 said...

厲害........這樣還能跑步!!
太強了!!!!!!!!

Joseph, Chuang-Chieh Lin said...

還好啦,後來繃帶拆掉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