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0, 2011

Finally, I got the Ph.D. degree




畢業證書?是的,我畢業了!



經過了漫長的七年,我終於在今年 7 月 26 日下午通過博士論文口試 (Ph.D. Dissertation Oral Defense),接著在 8/24 完成離校取得了博士學位畢業證書。儘管論文的誌謝已經提過了,我還是要用力感謝一下我的指導教授張貿翔老師。老師給予我紮實的訓練,而且不管是研究上還是生活上都給我相當多的協助,讓我的博士修業得以撥雲見日。我深深覺得自己在七年前的選擇是正確的,也覺得自己很幸運能遇上他。另外,我還要用力感謝一下我最親愛的。老婆 Maggie,除了白天又照顧寶貝女兒 Sherry 一整天,還得當家事女神,整理家裡以及準備營養又美味的好料讓我吃到撐。不得不提一下,我十分感謝老婆總是不厭其煩地 「ㄉ一ㄤ」我,不管是我的情緒控管與為人處事上,我真的十分依賴她。一整個家因為有她才能 HOLD 住。

接下來的三年裡,我要服研發替代役:九月底上成功嶺,十月中至中研院基因體中心報到,正式展開研發替代役博士後研究員的生活。

這意味著,我們一家三口就要離開民雄了。民雄這個地方夏天爆熱、冬天爆冷,而我們住的社區生活機能又不好,認真想起來,除了附近的東方美早餐店賣的紅茶以外,這環境似乎沒有什麼東西特別值得懷念。直到離校手續辦好之後,才體會到我們真的要離開的真實,最近幾天在忙著打包的時候,小小地感慨起來。雖然這裡是個鳥地方,不過充滿了許多回憶,離開這裡不免有些感傷。

有朋友跟我說,我博士班修業時間花了七年,真是有點浪費時間。中正大學目前也才創校 21 年,我就在這裡唸了七年的書,的確有點久。不過,我的人生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都在這些年當中完成。簡短回顧一下:

[通過資格考試]

2004 年,也是我考上博班的第一年,憑著絕佳的強運,順利通過系上規定的三科資格考試 (Algorithms, Compilers, Operating Systems),有兩科恰好達陣。為了通過 Compilers 這一科,我硬著頭皮跑去修課。因為沒有紮實的程式設計底子,所以寫起 projects 來真的蠻辛苦的。學期結束以後繳出漂亮的成績單,拿到 90 分的高分,這是我的一大突破。

[結婚 & 一年的蜜月]

2007 年,我和馬尾在台南公證結婚了,隨後在三明治計畫 (DAAD-NSC Sandwich Project) 的支持下,在德國展開為期一年的異國生活,這真是我們兩個人畢生難忘的時光。結婚、蜜月和首度論文發表都在這一年當中實現,真的很爽。


[我的女兒 - Sherry 誕生]

老師原本打算放我一個長假,讓我身心放鬆可以有辦法孕育下一代。不過很可惜,我收到這個 message 的時候已經是「三個月不能說」 的階段了。2010 二月,我的女兒 Sherry 在嘉義基督教醫院誕生。看著她被醫生抓出來,心裡真是充滿驚奇和感動,生命是如此的神奇!馬尾歷經的折磨也是出乎我的想像。


[闖過十八銅人陣 - 口試與論文修改完成]

2010 年底,我才開始對論文的主軸有個底,不過想要寫的東西比老師所交代的還要多。自己硬著頭皮去想、去寫,直到三月底總算將這些 ideas 付諸實現。口試定在七月底,口試委員從北到南包括中研院在內來自六個大專院校,加上我的德國指導教授 Peter 總計有九人。因為 presentation 必須以英文進行,不管是論文、投影片還是講稿,我和老師不知道反覆討論修改了多少次。中間還有一種快要爆肝的感覺,還好所有的努力和辛苦都是值得的,口試進行地相當順利。不過在口試後,老師希望我能把論文裡一個章節的問題定義稍做修改,連帶著演算法的設計和分析都要大修,讓我一度十分擔心無法在八月底前達成他的期望。奮鬥了兩個禮拜後,我把問題定義和解法都寫好了,甚至靠自己的觀察更進一步地改善預期的結果,還寫成期刊論文投稿形式準備衝 publication。收到老師滿意的回覆後,我總算是闖過了重重考驗,拿到了企盼已久的畢業證書。


[馬拉松破三小時大關 & 三破校運徑賽紀錄]

大學時代在成大中長部規律練習,後來荒廢了多年,直到 2005 年博二才因為「馬拉松小子」這部韓國片帶給我的感動而重新跑步,而且一跑就是以全馬為目標。在 2002 年碩一時,我曾經魯莽地完成我的初馬,成績是差強人意的 3:49。在縝密擬定課表與計畫後,2006 年我跑出 3:05 的成績,三年後在自己的家鄉台南市的古都馬拉松跑出 2:59,完成了業餘跑者的夢想 - sub 3。因為練習馬拉松的緣故,我的耐力提升甚多,連帶徑賽跑起來也輕鬆不少,在中正大學這七年總共破了三次校運會紀錄,目前是乙組 1500m (4:31.4) 和甲乙組 5000m (17:17.5) 紀錄保持人,甚至 2010 年在自己的 5K 測驗中跑出 16:56 的成績!雖然跟校外許多好手相比之下一點都不起眼,不過能在中正大學留下自己的名字,多少算是一種成就,當然私心希望我能當紀錄保持人愈久愈好。


老實說,我的資質駑鈍,反應很慢,並不算聰明的人。能夠取得博士學位有四個關鍵點:

第一:馬尾的支持。坦白說,我爸媽並不太認同我攻讀博士學位,依照我們家的經濟狀況,早點進入職場,他們才能放心。馬尾的支持是我唯一後盾,讓我心無旁騖也沒有後顧之憂。

第二:李家同校長的鼓勵。大概是某一次演算法的期中考成績極高,讓李校長覺得我好像可以繼續升學。因為有他的鼓勵,我才把攻讀博士學位放在我的人生規劃當中。

第三:張貿翔老師的嚴格訓練與支持。不管是寫作還是上台報告,張老師給予我的訓練真的是紮紮實實。沒有他的訓練,我不可能有 publication 的產出,日後也不可能獨立作戰。另外,老師對於我的生活與家庭給予極大的支持,成為我們一家三口維繫生活的關鍵。

第四:認識 Professor Peter Rossmanith。我硬著頭皮去搞隨機演算法,也因為這樣,老師出國參加 SWAT 研討會時認識了德國 RWTH Aachen 的 Professor Rossmanith 才會想邀請他到中正大學訪問,也才會有後來的三明治計畫。我的論文主軸得以圍繞在固定參數演算法與性質測試這兩個方向上,要感謝他的指導與幫助。同時,我的國際觀和研究視野也因為他而變得寬闊。

第五:堅持。可能是因為不聰明,所以不會提前看到困境,也因此傻傻堅持下去。或許需要的智慧,已經夠了,因為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

未來研發替代役這三年的日子裡,必須致力於生物資訊的研究,與我博士修業的內容是迥然不同的。面臨少子化、教職缺緊縮等重重問題,三年後更得繃緊神經,為了生計奮鬥。套句張團長嘉哲先生的名言:「生命不息,戰鬥不止」。拿到學位之後,除了心情得以放鬆以外,奇怪的是,我沒有特別喜悅。也許是有感於學位的取得只是更嚴厲考驗的開始吧!

2 comments:

Eric Chen said...

Congrats! I am so happy for you! :D

Joseph, Chuang-Chieh Lin said...

To Eric:

Thanks! I was happy for you, too.